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武丑轶事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0   点击: 评论: 0

  可惜的是一念之差,阿甲终未能修成正果

  

  阿甲和阿乙是同一科班的师兄弟,阿甲学武丑,阿乙学须生。

  出师那天,在谢师宴上,师父对二位高徒正言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记住了!”

  自此,二人在台上认认真真做戏,在台下清清白白做人。未几,梨园行里,都已是小有名气的角。

  运动说来就来。哥俩作为“阎王店”的小鬼,文艺黑线的干将,双双关进了“牛棚”。交待、认罪、批斗、游街,成了每日功课。

  这天,造反派勒令二人,连夜糊好高帽,准备接受革命群众批判。

  翌日清晨,二人被红卫兵揪上舞台,一左一右站定。阿乙高帽,为标准制式,即《聊斋》里黑白无常所戴。长短粗细,皆中规中矩。再看阿甲头上,却只有矮矮一顶。众人齐喝:“不许阿甲阳奉阴违!”“不许阿甲负隅顽抗!”阿甲摘帽,一拉一拽,竟变作两米来长。念道:“我罪大恶极,罪有应得,罪行累累,罪该万死,罪上加罪,罪恶滔天。帽子矮了不行,高了不便,特意做成伸缩式,要高则高,要矮则矮。”一板一眼,字正腔圆。怯怯嘘笑声里,众人振臂高呼:“打倒阿甲!打倒阿甲!”好个阿甲,应着口号,一时鹞子翻身,一时鲤鱼打挺,待呼声落地,阿甲一个翻跌,从半空倒地,做“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状。众人忍俊不住,笑成一片。主持人忙呼红卫兵将他押起,揪至前台中央,架起“喷气式”,让他低头认罪,接受批判。阿甲弓腰,头顶触地。双手反剪,一场批斗下来,竟面不改色。底下便窃窃赞叹:“好功夫!好身手!”亦有人应和:“要不咋说是‘反动权威’呢。”

  回到牛棚,阿乙面如死灰,长吁短叹;阿甲则用清水洗脸,若刚刚卸装,笑问阿乙:“师弟,你看我今天演得如何?”阿乙愕然。

  有天阿乙说:“斯文扫地,生不如死。”

  阿甲答:“师弟差矣。莫非忘了师训:人生如戏——也难怪,你演惯了忠臣义士。”

  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阿甲阿乙重又粉墨登场。阿乙荒疏多年,渐露窘态。便凭借往日名气,一心谋求团长职位从政。上上下下却偏偏看好阿甲,阿甲付之一笑:“我本散淡之人,只会做戏,哪会做官。”坚辞不就。

  再往后来,剧团渐不景气。阿乙遂审时度势,下海经商。不几年,意也鸟枪换炮,“先富起来”了。阿乙请来阿甲,展示豪宅香车,力劝阿甲与时俱进,兄弟携手,共创辉煌。阿甲依旧付之一笑:“富贵身外物,于我如浮云。还是演戏快活。”阿乙长叹:“师兄果真修炼到真人境界了吗?直令我凡夫俗子汗颜啊。”

  可惜的是一念之差,阿甲终未能修成正果。

  阿甲邂逅一绝色女子,一见钟情,几魂不守舍。这夜出演《盗甲》,说的是为赚人上山破连环马,梁山好汉鼓上蚤时迁凭非凡身手,盗得高悬梁上的雁翎砌就圈金甲的故事,乃武丑行的重头戏。舞台中央,高架层层,巍巍如七宝楼台。阿甲使出浑身解数,勾、翻、拉、吊,终攀顶端。盗得衣甲,令观众悬心屏息。正当阿甲倒挂金钩,抱甲欲下时,忽然瞥见那女子端坐前排,嫣然一笑,眼波流转,便生千娇百媚,万种风情,勾魂摄魄。阿甲略一分神,只叫一声苦也,立时从高空坠下,场内大哗。

  阿甲咽气时,女子不在身边,只有师弟阿乙守护。阿乙垂泪道:“可怜师兄,一世如闲云野鹤,到了还是为一个情字所累。”阿甲口舌嗫嚅,似有所言,阿乙急忙凑过,阿甲已含笑而亡。

  阿甲说的是:戏如人生。

  (选自《短文》)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