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校园里的小卖铺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0   点击: 评论: 0

  校园里有一个小卖铺,是学生的最爱。

  前些年小卖铺在校园东北角。那里有一排平房,小卖铺占据了两间。这平房以前住过老师,也住过学生,和三幢教学大楼相比,看上去有些破败。小卖铺前面是一排垂柳,学生买了零食就在柳树下与同学分享。夏秋时节,杨柳依依,学生们三五一群,四六一伙,吃着、嚷着、笑着,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面。

  上课后,校园里书声琅琅,麻雀在柳树间飞来飞去,有几只在院子里啄食。而小卖铺则冷清了下来,老板娘安安静静地织毛衣,店员或摆货或打扫卫生。

  老板娘是本校沈老师的夫人,他们承包了小卖铺,每年给学校交一些承包费。沈老师人到中年,身体发福,体型像面包,胖乎乎的,脸圆圆的,头大大的,眼睛眯眯的,看上去憨憨的。他脾气好,特别爱笑,逢人就“呵呵……呵呵……”的,极像弥勒佛。前些年原来承包小卖铺的老师退休了,家属也就随之离校了,小卖铺转包给沈老师。当然小卖铺主要是他夫人打理,他只偶尔过来看看。他和妻子无师自通都是做生意的高手,老师们偶尔进来买批阅作业的中性笔,他按照成本价卖,还多送几个笔芯;哪位老师爱吃麻辣条,顺手递过一袋,或者笑吟吟地递上一瓶绿茶或者一只糕。老师们不好意思,他只笑呵呵说:别客气,拿上,拿上……

  去年学校拆迁了平房,新建了一座综合大楼,那些撩动过师生心弦的垂柳也全部被拔掉了,小卖铺则挪到了后面服装厂边的一个角落里。尽管位置不好,但校园里,小卖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学校外面小商店星罗棋布,但上课期间,大门紧闭,学生不准私自外出,因此他的生意依旧红火,听说他去年还换了大房子。他和夫人夫唱妇随,整日乐呵呵的。

  周四下午两节课连着,下课的间隙,我站在四楼向小卖铺方向望去,出入小卖铺的学生络绎不绝,经济条件好的,手里拿的是绿茶、王老吉等饮料;条件一般的,拿着矿泉水抑或雪糕、冰棍、棒棒冰。用流行的时髦语说:学生们喝的不是饮料,喝的是快乐。

  早读和体育课后,小卖铺的生意尤其兴隆,人多,还须排队。但学生们总也乐此不疲,买的东西也五花八门,方便面、辣条、面包、烤香肠、饼子,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零食。当然小卖铺还卖学习用品,各种学习用品琳琅满目。有些学生家里准备好了可口又营养的早点,可他们上学时就是不愿意拿。还有些学生上学途中,不乏卖早点的食铺,他们也不买,他们就喜欢到小卖铺凑热闹,喜欢“挤”和“被挤”,挤的当儿,挤出了快乐、挤出了友谊,当然也可能也挤出了纠纷。早读后,在教室吃早点的人寥寥无几,大部分同学呼朋引伴奔赴小卖铺。学校开运动会,班主任犒劳本班运动员,买饮料或者奖品都到他们的商店,钱给不及时,也没关系,他们从不督促。

  去年开学初,我当了一个月班主任。我们班的卫生区域就在小卖铺门口,有的学生不自觉,出了门就把食品包装袋扔到院子里,我们班在四楼,上下楼捡拾不方便。沈老师夫妇知道这情况,上课后,就让店员出来捡拾垃圾。他见了我,就呵呵一笑:杨老师,给你们班添麻烦了,年底我一定表示。我说:看你说的,政教处分给我们班的卫生区域,学生人多,扫就是了。

  沈老师被同学、老师戏称为“沈发明”。他本名为沈光明,原本是化学老师,有实打实的本科学历。知道他故事的人说,沈老师大学时是情种,毕业后,两人没分到一起,恋人很快移情别恋,沈老师为情所困,不能自拔,导致精神恍惚,进过几回精神病医院,幸亏送医及时,家人照料得好,也没大碍,家人张罗着给他说了媳妇。

  沈老师病好后,学校再没让他教化学,正好新开了一门创新课,沈老师好学,爱动脑子,跟着一个搞过发明的退休老教师听了几堂课后,就独自粉墨登场了。他教创新课,英雄有用武之地,比教化学顺风顺水。10多年来,他和学生的小发明不计其数,他带学生乘飞机到北京、成都、昆明等地领奖,荣誉证书有三尺多高。他一个人占据一间大办公室,里面放着他和学生的各种发明,墙壁上贴满了他荣获的各种奖状……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