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祖母是一片不知愁的落叶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0   点击: 评论: 0

  门半开半闭,如秋之眸。

  立秋了,吃过这些饺子,眼前的一切就都变成了夏天的遗骸。它们齐刷刷地排列在你的视野里,令你无力躲闪。比如树上那些坚守到最后的果实,健康地存活下来,把完美的心一直留到晚年。这已经是个奇迹,我们还有必要担心它晚节不保吗?深紫的葡萄虽然被秋霜凌辱,却依旧鲜亮,晶莹剔透,闪着不肯谢幕的光。

  其实天气还没变,一如往昔,艳阳高挂,心却不知不觉间有了凉丝丝的感觉。因为叶子落了,曾经的青春不复存在,流行歌曲里照旧挥霍着用之不竭的情感,但任凭沙哑的歌喉怎样声嘶力竭地挽留,青春都不再回头,你能做的,只有默默地清扫这满地藉。也有不知愁的叶儿们,它们调皮地打着旋儿,姿态优雅,把生命的凋落当成一次惬意的旅行。

  怀念祖母,是从一片叶子开始的,秋天的叶子。

  叶子上错综复杂的脉络,像极了祖母的皱纹。但祖母并不悲伤,祖母的额头经常是金光闪闪,阳光喜欢在那里安营扎寨,那令人愉快的微笑常常使她的皱纹像是在跳舞。

  在我的记忆里,祖母总是拿着扫把,试图把所有的哀怨清扫干净,只留给我们无忧无虑的鸟语花香。

  祖母在那些落叶里不停地翻检,把中意的握在手心。祖母喜欢收藏落叶,这个习惯终生未曾改变。这个习惯让我感觉到,祖母永远也不会衰老。

  我在祖母的书里看到过那些落叶。祖母喜欢看书,她的书里总是夹着各种各样的落叶,仿佛是她为自己的青春留下的标记。每一段青春,都是一片叶子,那些青春的遗骸,无法言说的旧日时光,成了书签,丈量着一本书的里程,时刻提醒着你,哪些句子需要再一次爱抚,哪些情节需要重温。

  我从没见过祖父。父亲告诉我,祖父和祖母结婚一年后就从军去了,再也没有回来。作为军烈属的祖母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然而没有人可以安抚她内心的苦痛。祖母喜欢在那些叶子上面写字,一句半句的,大多是些哀婉的宋词。我想那是祖母用她自己的方式怀念着丈夫吧。每年清明,我就会看到祖母去祖父的坟前,把那些写了字的叶子铺满坟头,景象灿烂而华丽。这么多年,我没见祖母掉过一滴眼泪,但我知道,她的心就像是蓄满了雨的云,轻轻挤一下,就会泪雨滂沱。可祖母的眼泪,只居住在她自己的云里,别人无法看见。

  不管天气好坏,祖母总是会大声爽朗地笑。祖母的苦难像一座山,把她的脊背压弯,却压不弯她热爱生活的心。

  在那些叶子上写字的时候,祖母小心翼翼,仿佛怕碰坏了那一份念想。写上字的叶子,如同被装上了灵魂,重新活了过来。我想只有祖母懂得那些落叶,也只有那些落叶懂得祖母,她们惺惺相惜,彼此嘘寒问暖。

  怀念祖母,是从一片叶子开始的——替那些果实遮过阴凉、从枝头跌落的背井离乡的叶子。

  祖母在秋天的离世毫无征兆,只是那天刮很大的风,院子里的那棵老柳树稀里哗啦地掉落了所有的叶子。其实,也只有风能让叶子喘息或者感叹,在叶子的生命中,风往往扮演着接生婆和送行者的双重角色,所以叶子的心思只和风说,它只和风窃窃私语。

  落叶也有遗言吗?在离开枝头的刹那,它和风都说了什么?谁听过它们交代的后事?

  那些齐刷刷掉落的叶子们,是去陪祖母了吗?

  我想,如果祖母是落叶,那么风一定是祖父。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缠绕不清的爱意。

  我的祖母,一片写满诗句的落叶,一片不知愁的落叶,把生命的凋落当作一场旅行。

  落叶从不惊叫,哪怕你踩到它的脊背。不像,不论你走得多轻,都会在你的脚下呻吟,仿佛踩碎了它们的骨头。

  落叶从不惊叫,哪怕有再多的苦难,它都只和风窃窃私语。我似乎听到了落叶在说:等我,来赴一个灿烂的约会。在此之前,请好好生活,各自珍重!■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