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尊严无价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0   点击: 评论: 0

  【导 语】

  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卢梭曾说过:“每一个正直的人都应该维护自己的尊严。”是啊,尊严无价,我们应该维护自己的尊严!

  【美文一】

  向中国人脱帽致敬

  钟丽思

  那年12月,我进入巴.黎十二大学求学。

  每周都有一节对话课,两个半小时。课堂上,每个人都必须提出问题或回答问题。问题或大或小,或严肃或轻松,各种各样,无奇不有。

  入学前,云南省《滇池》月刊的一位编辑向我介绍过上对话课的教授:“他留着大胡子,以教学严谨闻名全校。有时,他也提问,问题刁钻古怪。总而言之你要小心,在课堂上他几乎让所有学生都领教了什么叫做‘难堪’……”

  我是插班生,进校时,已开课两个多月了。上第一节对话课时,我就被教授提问:“作为记者,请概括一下您在中国是如何工作的?”

  我说:“概括讲,我写我愿意写的东西。”

  我听见班里有人窃笑。

  教授弯起一根食指推了推无边眼镜:“我想您会给我这种荣幸,让我知道您的主编是如何工作的?”

  我说:“概括讲,我的主编发他愿意发的东西。”

  全班哄堂大笑。那个来自苏丹王国的阿卜杜勒鬼鬼祟祟地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教授把两只手插入裤兜,挺直了胸膛问:“我可以知道您是来自哪个中国的吗?”

  班上当即冷场。我慢慢对教授说:“先生,我没有听清楚您的问题。”

  他清清楚楚地又重复一遍。我看着他的脸,那脸,大部分掩在浓密的毛发下。我告诉那张脸,我对法兰西人的这种表达方式很陌生,不明白“哪个中国”是什么意思。

  教授说,“我是想知道:您是来自台湾中国还是北京中国?”

  花在窗外默默地飘。在这间三面都是落地窗的教室里,我清楚地感觉到了那种突然冻结的沉寂。几十双眼睛,蓝的绿的褐的灰的,骨碌碌瞪大了盯着3个人来回看,看教授,看我,看我对面那位台湾同学。

  “只有一个中国。教授先生,这是常识。”我说。马上,教授和全班同学都看向那位台湾人。那位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同胞,连眼睛也不眨一眨,冷冷地慢慢说:“只有一个中国,教授先生。这是常识。”

  话音刚落,教室里便响起了一片松动椅子的咔咔声。

  教授盯牢了我,又抛来一句话:“您走遍了中国吗?”

  “除台湾省外,先生。”

  “为什么您没有去台湾呢?”

  “现在还不允许,先生。”

  “那么,”教授靠在讲台上,搓搓手说,“您认为在台湾问题上,该由谁负主要责任呢?”

  “该由我们的父辈,教授先生。那时候他们还年纪轻轻呢!”

  教室里又有了笑声。教授却始终不肯放过我:“依您之见,台湾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如今…… ”

  “教授先生,我们的父辈还健在!”我说,“我没有权力去剥夺父辈们解决他们自己的难题的资格。”

  我惊奇地发现,教授思路十分敏捷,他顺理成章地接下了我的话:“我想,您不会否认邓小平先生是你们的父辈吧。您是否知道他想如何解决台湾问题?”

  “我想,如今摆在邓小平先生面前的台湾问题并非是最重要的。”

  教授浓浓的眉毛好像一面旗子展了开来,向上升起:“什么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呢,在邓小平先生面前?”

  “依我之见,如何使中国尽早富强起来才是他最迫切需要考虑的。”

  教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依然对我穷追不舍:“我还想请教,中国富强的标准是什么?这里坐了二十几个国家的学生,我想大家都有兴趣弄清楚这一点。”

  我突然感慨万千,竟恨得牙根儿发痒,狠狠用眼睛戳着这个刁钻古怪的教授,站起来对他说,一字一字地:“最起码的一条是,任何一个离开国门的我的同胞,再也不会受到像我今日承受的这类刁难。”

  教授倏地离开讲台向我走来,我才发现他的眼睛很明亮,笑容很灿烂。他将一只手放在我肩上,轻轻地说:“我丝毫没有刁难您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一个普通中国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的。”然后,他走到教室中央,大声宣布:“我向中国人脱帽致敬。下课。”

  出了教室,台湾同胞与我并排走。好一会儿后,我们不约而同看着对方,说:“一起喝杯咖啡好吗?”

  (摘自《看世界》)

  【特色鉴赏】

  尊严,不仅仅是个人问题,有时要上升到国家高度。一名留法学生,在对话课上与法国教授展开了一场扣人心弦的舌战。教授步步紧逼,留学生的回答掷地有声。我们不得不赞赏留学生的机智善辩、不卑不亢,他以对祖国深挚的爱赢得了外国教授的尊敬,维护了国家的尊严。

  【美文二】

  中国式尊严

  冯 华

  如何在全世界面前保持尊严?我去吉隆坡读书的第一天,就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必须先参加语言水平测试,依据测试成绩确定入学等级。考试地点在一个大阶梯教室,学生们自由就座,由英语系的两位老师监考,说一口标准英式英语的S小姐看过座位布局后,忽然跑上讲台:

  “请注意,所有中国学生不允许坐在相邻的座位!”她大声宣布,“中国学生必须和其他国家的学生隔开来。”

  很多学生英语水平差,没听懂她的话,交头接耳地相互询问。我听懂了,并且知道邻桌是中国学生,但是我没动。教室里一片大乱,在S小姐的再三催促下,中国学生都间隔开坐下。我身边的中国学生也要换座位,我阻止了他。

  “如果我们换了位置,就说明我们的确有作弊的嫌疑。”我说,“反正我不换。”

  他也不换了。S小姐很快走到我们面前:“你们都是中国学生吧?”她说,“请换下座位。”

  我坐在原位一动不动,心平气和地用英语回答她:“别国的学生不换,我也不会换。如果你因为我们是中国学生就认定我们会作弊,你可以一直站在我们身边监考。”

  她看了我几秒钟,没说什么,转身走开,宣布考试开始。接下来的两小时,她不时从我身边走过,我能感觉到她刀子似的目光,但我毫不在意。后来我提前交卷离场,并且顺利通过了测试,直接进入专业课的学习。

  那天和几个中国同学在电梯里又碰到了S小姐。

  “祝贺你,你语言水平测试考得很好!”她显然记住了我,态度很热情,同时瞥了一眼另外几个中国学生,语速很快地补充:“但很多中国学生必须从最低级别开始学习英语,并且那天的确发现几位中国学生作弊。”

  我承认我被她的态度刺激了。接下来我头脑一热,选择了她主讲的一科作为专业课之一。为了维护尊严,我吃尽了苦头。每次上她的课之前,我至少要用两小时预习,查清所有生词,否则完全无法跟上她讲课的节奏。

  那段时间,除了学校课程之外,我正在规划自己未来的人生方向,并决定以写作作为终身职业。我买了电脑,开始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在小说写到近一半时,我决定暂停学校课程,专心把小说写完。去办休学手续前,最令我踌躇的就是S小姐的课,虽然有充足的理由,但仍有逃离的羞愧。

  在办公室看到S小姐,出乎我的意料,她非常坦诚地告诉我,她看到了我自入学以来付出的所有努力,也看到了我的每一点进步。

  “如果你认为分数会给你目前的学习造成过大的压力,”她非常诚恳地对我说,“以后的测试我可以不给你打分,直到你认为自己摆脱困境为止,你觉得怎么样?”

  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后来我告诉她,为了尽快完成小说,我必须休学半学期,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她显得非常惊喜,兴致勃勃地询问了小说的内容,并大加赞赏,直到我脸红为止。

  “你为维护尊严所做的一切,”她说,“我都明白,对不起,我为你骄傲!”最后这句话害我差点儿掉下泪来。

  (摘自《意林》) 【特色鉴赏】

  为了尊严,“我”据理力争,执意和同胞相邻而坐;为了尊严,“我”选择了监考老师的专业课,宁可每次多做两个小时的预习。尊严是自己赢得的,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得自己尊重自己。

[db:答案]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