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路一直都在作文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2   点击: 评论: 0

往事上了锁
我喜欢把我的14岁比喻成一条拔河绳,它挣扎在我小学的尾巴和初中的伊始。记得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小Y拿我打趣:“你对李老师那么不舍,不知以后你怎么离开孙老师。”那时我不知道,人生中有太多的李老师和孙老师,无数次重复早已让情感变得粗粝。我现在甚至记不起他们的全名,心里最多还残存着他们留在我心中千分之一的暖意。如果把问题放到现在,我会微笑着说:“我不留恋,没有舍不得。”
与小学的同学也仅仅分别了半年,为什么我却感觉恍若几个世纪?我喜欢夜幕温柔的裙子轻轻搭在那时小小的校园的肩膀上。每次散步总会在那里驻足,然后回头,找一簇以前留在这里的呼吸,然后怀念学校附近铁匠店敲敲打打的声音。
以前的我有些高傲,却在那小小的地方有一片单纯的天空。在初一新老师布置的作文中,我的回忆填满了一行行,一页页。当老师写到“回忆固然美,但只因文字美”时,在那一刻,我便知道我没有心力去写这些东西了。一切如花瓣凋零,花香被碾碎在年华中。
原来我真的可以强大起来,可以不用留恋,可以不怕结束。但时光依旧残忍地剪断了我幼年的翅膀,磨圆了我的棱角。
在这样的年纪,我没有大片大片美丽的思绪,我只有一锅煮得滚烫的回忆。
有时候,只想安静地找个窝,眯着眼看着那些被称为“老师”和“同学”的人。至少,他们现在是我瞳孔里的风景。

小王子和花儿
想起那日当着纯子的面,说出那句悲凉又有些疯狂的话——我要飞到小王子的星球,我要和他结婚。
这实在有些离谱,亲爱的小王子,我知道你最挚爱的一直是那朵花儿。
说不出来喜欢小王子的原因,喜欢他才会变得越来越像他,比如像他一样讨厌大人。我已经厌倦了当着大人的面,没趣地把“爱慕虚荣,自高自大”的帽子戴在他们头上,换来的只是一句不会多一字也不会少一字的话:“这个世界,清高的人有多少呢?”
意思是总有一天你会长大,那些词语也会硬生生地套在你身上,哪怕你不愿意。曾经那么固执,不想伟大,不想高尚,只是心甘情愿地爱着我的小王子。
忘了和你们说这样一件事。
那日我和爱米粒吃过晚饭,在食堂门口发现一只飞不起来的小鸽子,可能是受伤了吧。
爱米粒用围巾把它捧到了医务室,对着一个背朝我们的男人说:“老师,可以把受伤的鸽子放在你这儿吗?”
“我又不养鸟,这里怎么能放鸽子呢?”
那个男人,或许是老师。我们的话变得干涩了,我竟然还想得到老师的表扬。
我不想说大人多么没有爱心,或是我有多么纯洁无瑕,这个故事我提了两遍,还写了两遍,都有点不真实了。
我也许是个坏小孩,但我不想做我的小王子不喜欢的事情。

一些心事
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讨厌这感觉,偶尔看着自己写的文字会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嗯,这篇文章写得很好。”
“你构思不错!”
“你的词句太优美了。”
以后的以后,或许还能听到这样的表扬。我顿时觉得我写的那些文字,如被抽干水分的枯叶,干巴巴地唱着它的歌。我什么时候讨厌这样了?
实话说,我也曾经渴望用文字换来成堆的钞票。但是现在,太少太少的人会问我这样的问题了。也许有一天,一个闯进我梦里的安琪儿会问我写的这些究竟是不是真的。那时我会添油加醋地说一些更美丽的故事给她。我希望有人能把触角伸到我心里,因为一味的表扬或者批评太过苍白。
这只是一段14岁的岁月,不敢狂妄地说忠实于文字的话。别人很少知道我是个自负的家伙。我的记忆力好像一天比一天差了,弄得我在写字时一定要看到字典才觉得有安全感。在迷茫的青春岁月里,我用一个个妥帖或者不妥帖的比喻来点缀生活,然后我喜欢闭上眼睛,摸着这些文字在纸上深深浅浅的痕迹。
最令我津津乐道的是,我看自己写的东西才会掉眼泪。小王子大概把他的玫瑰种在了我心里,要不然我每写一个字,就觉得玫瑰会长大一倍,刺着我胸腔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可以把它当成小说里的句子。但它确实很让人心痛。
可是有一点令我比较费解的是,那篇作文竟然是一桩假人假事!八百年也不会发生的事!我的眼泪荒唐得很。
当我老了的时候,我要一篇一篇地写橙色的童话。我想闭着眼,任阳光在我的瞳孔里碰撞。我珍惜这感觉。

作家和女孩
你也许不知道一个叫程玮的作家,但你也许看过她写的《豆蔻年华》和《少女的红围巾》。
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她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一个“最”让我明白了这几年究竟变了多少。
我多少有点像她故事里的姚小禾。我不禁会想起我的高中历程,我的高中同学,那些或许是曾经匆匆路过却不认识的人。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会比她更闭塞一点,每次碰到陌生人,敏感的心就像含羞草一样合拢。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变得勇敢。
以前我很佩服程玮的洞察力,她竟可以把少女的心事表达得那么清晰。她温润的笔,好像是一个暖色的散发着光芒的星体。我那时怀疑,程玮打开了少女心中最深处的窗户,她仿佛是一个动作娴熟的小偷,悄悄地偷走了少女心里的那些事儿。当然,她是个温暖的小偷。
读了程玮最近的少女小说,如今的故事在我看来跟当年大有不同。难道因为我在时光荏苒中长大了吗?

天空不单纯,却很温暖
我喜欢几米笔下的世界,美好得让人忘记了梦开始的地方。
在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我看完了几米的大部分漫话。我喜欢那样的插画,那样明媚的暖色调和那样喑哑的暗色调。我还记得《幸运儿》里面的董事长,当他挥着他疼痛的翅膀,我仿佛能感觉到他的翅膀被雨水狭裹的阴冷。风吹来,他画中的世界开始微微膨胀,戴帽子的小孩,小王子,大灰,哭泣的树……明明是小孩子的东西,却像是大人的另一个世界。
我想有几米二分之一的想象。我幻想大灰兔、小天使、小熊乖乖地蹲在我身边。大概每一个不温暖或者温暖的人都渴望捧起这样的一片世界吧。
“你知道吗?几米曾得过癌症。”那天,同样喜欢几米的爱米粒和我说。她是个温暖的女孩,会画温暖的画儿。
我轻轻张大了嘴,但对于一片温暖的天空,我并不感到意外。

路,一直都在
某个明亮的早晨,我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崭新的我,总觉得晨光柔柔的,身体里的每个小角落都有新的小精灵在跳跃。美好,从我手心的纹路,深深浅浅地漫开来。
新年的早晨,我翻出了以前的东西,以前的信件,以前的作文,都轻轻地笼罩着往事的味道。我甚至有些惊慌,15岁的365天,我该怎么度过呀?
走在路上,我突然想转身。15岁那个新的我悄悄在心里说:“不要转身,路其实一直都在。”

游园说梦
读罢文章,一种幸福的感觉不经意间在我的周身弥漫开来。十四五岁,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岁中,郎芊紫的青春开出了两朵绚丽灿烂的花朵,一朵回顾单纯温暖的过去,一朵展望跳跃明快的未来。两朵花缠绕生长,散发出阵阵花香。在成长的路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注定要经历失败,经历挫折,经历迷茫,经历离别,但是,正如作者所说:”路,一直都在。”这一条有花香为伴的成长之路,我们不仅要走,更要勇敢乐观地走向希望与未来。(子衿)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