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雅事俗趣武人诗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2   点击: 评论: 0

  自古以来,吟诗作赋好像是文人雅士的事,似乎与武人无关。其实,有一些武人也爱风雅,并且留下不少诗作,饶有意趣。试举几例。

  唐代爆发了安史之乱,安禄山败后,史思明率叛军到达东都,正赶上樱桃初熟。当时,他的儿子被封怀王,在河北。史思明便想捎些樱桃给儿子,还附上了一首诗:“樱桃一笼子,半赤半已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至。”周至当时在史思明儿子的军中,是儿子的好友。诗写成后,众人竞相吹捧,都说:“明公这首诗真是绝妙。不过后两句若改成‘一半与周至,一半与怀王’,就与上面的‘黄’字押韵了。”史思明闻言大怒,说:“我儿子怎能居周至之下!”一句辩解,活脱脱地表现了史思明的蛮横与霸气。

  明代,相传朱元璋登基那天,早朝时突然听到一声嘹亮的鸡鸣。他认为是祥瑞之兆,喜不自禁,当即以《咏鸡鸣》为题赋诗,先吟出诗的第一句:“鸡叫一声撅一撅,”阶前众大臣听了,觉得出语太俗,但个个都不敢笑出声来,只好忍着往下听。又听得第二句:“鸡叫两声撅两撅;”有的大臣实在忍不住了,忙扭过头去掩口偷笑。这一切都被朱元璋看在眼里,但他并不以为然,接着又念后面两句:“三声唤出扶桑日,扫退残星与晓月。”后两句不可一世的气势,惊得众大臣瞠目结舌。

  民国时期,军阀韩复榘盘踞山东。有一天他游兴大发,游了趵突泉,又游大明湖,并且作诗两首,其一为《游趵突泉时所作》:“趵突泉,泉突趵,三个泉眼一般粗,咕嘟咕嘟又咕嘟。”其二为《游大明湖》:“大明湖,湖明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走一蹦跶。”两首诗内容空洞不算,粗鄙低俗也到了家。

  军阀张宗昌曾投奔韩复榘,看见韩复榘写诗,斗大的字识不了几箩的他也附庸风雅,写起了诗。例如他写《天上闪电》:“忽见天上一火链,好像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这样的诗,想象力倒是不错,可惜完全是一副大烟鬼的口气。张宗昌还写有《笑刘邦》:“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注:“奶奶”应读作“奶奶的”。)还有《俺也写个大风歌》:“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游泰山》:“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这三首诗,口气挺大,有一种小人得志的流氓无赖腔调,透出的是军阀的骄横。

  在很多人心目中,许世友将军是一介武夫,但“愤怒出诗人”,在“文革”中,他也写过诗。例如他对张春桥道貌岸然地到处作报告十分反感,于是写诗嘲讽道:“戴眼镜,夹皮包;会总结,会提高;论思想,一团糟;打起仗来往后跑。”对江青、姚文元之流攻击邓小平,许世友更是愤怒之极,写了《莫猖狂》一诗:“娘们秀才莫猖狂,三落三起理应当。谁敢杀我诸葛亮,老子还他三百枪。”两首诗活脱脱地表现了许世友崇尚勇武、嫉恶如仇的品格。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