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2   点击: 评论: 0

  我喜爱湖。湖是大地的眼睛,湖是一种流动的深情,湖是生活中没有被剥夺的一点奇妙。早在幼年时候,一见到北海公园的太液池,我就眼睛一亮。在贫穷和危险的旧社会,太液池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是一个奇异的温柔,是一种孩提式的敞露与清流。

  我常常认为,大地与人之间有一种奇妙的契合。山是沉重的责任与名节的矜持:海是浩渺的遐思与变易的丰富:沙漠是希望与失望交织的庄严的等待;河流是一种寻求、一种机智、一种被辖制的自由……

  那时候我没有见过海,颐和园的昆明湖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浩浩然荡荡然的大水了。我每去一次颐和园,都要欣赏昆明湖的碧波,惊叹于湖水的美丽与自身的渺小。

  是的,湖是一种美丽,是一种情意。为了陆地不那么干枯,为了人的生活不那么疲劳,为了把凶恶的海控制起来把生硬的地面活泼起来,为了你的眼睛与天上的月亮……你不觉得看到地面上的一个湖泊就像看到天上的月亮一样令人欣喜吗?为了短暂的焦渴的生命中不能或缺的滋润,于是有了湖。

  北京的西山风景区是很美的,但是太缺少湖水了。这样,对于香山静宜园“双清”的池水,对于小小的儿童乐园式的眼镜湖,我自然是情有独钟。一见到这样的水波荡漾,脸上不由得出现衷心的笑容。

  后来到了新疆,那就开了眼啦。在乌鲁木齐与伊犁之间的天山深处,著名的高山湖泊赛里木湖曾经怎么样地令人眼界开阔呀!湖水是成的,湖水一望无际,湛蓝如玉。盘山公路傍湖而过,无数拉运木材、粮食、水泥、钢筋、百货的重型卡车从湖边走过。四周是长满枞树的、高处终年积的山坡,时而有强劲的风自由地吹过。我在这里,感觉到一种庄严、一种粗犷、一种阔大。我不能不庆幸我终于离开了大城市,离开了那一个区、一个胡同、一处房子。我面对着的是一个严峻的、带几分神秘和野性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巨大而晶莹的咸水湖,它冷静而又庄严,凛然而又高耸地存在着,你觉得你只能向往它,却很难有机会去亲近它。

  在天山南麓的焉耆与库尔勒之间,有一个大湖——博斯腾湖,浩渺无际,芦苇丛生,坐着汽艇穿来穿去也见不到岸。据说有一个外国的总理看展览的时候看到博斯腾湖的照片甚感惊异,他说:“新疆不是不靠海吗?”那宛如内陆海的湖,是远古时代的海的遗留,是对于远离大海的新疆的特殊的安慰。

  在阿尔卑斯山的脚下。在芝加哥的北边,在布加勒斯特的市区,在高原墨西哥城近郊,我造访过许多湖泊。我流连忘返,我抱怨自己只能匆匆邂逅、匆匆离去,我太对不起上苍的得意创造与生活给予我的机缘。

  而珠海斗门的白藤湖呢?它是1993年6月走入我的记忆的。这是又一种心绪,又一番风趣。它是那样亲切随和,那样为人所有、为人所用。它是一种景观。更是一种资源;它是一种大自然的慷慨,也是特有的风水——它象征着斗门人、白藤湖人无限发达的可能。度假村的修建已经开辟了新的历史。白藤湖是一个更加人化的湖、人化的自然。1993年我有幸在这里居住了若干天。居住在白藤湖,我觉得舒适而又平安。我觉得发展其实并不难,生活其实也不是那么困难。只要好好地做,只要不把力量放在破坏上。只要我们变得更近人情一些,更简单一些。只要我们多一点美好的祝愿,少一点恶狠狠的眼。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