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老马威尼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09-12   点击: 评论: 0

  云南多山,交通不便,边远地区运送货物,全靠畜力,故而马帮盛行。其实,称为马帮,还不如称为骡帮更确切些,因为即使是一支有几十匹脚力的马帮,也只有一两匹马,其余的都是骡子。然而,马在关键时刻是骡子的主心骨。

  老马威尼就是一匹杰出的头马,在我们曼广弄寨子的马帮里已服役十多年。据马帮头召光甩说,威尼曾两次救了马帮。第一次是马帮在打洛江边歇息打尖,刚卸下驮鞍,一公一母两只大狗熊从江边的一片芦苇丛里跃出来,骡子都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等着狗熊来宰割。威尼嘶叫着,举起前蹄朝狗熊猛踢,独自和两只大狗熊周旋了十来分钟,坚持到赶马人闻讯赶到。第二次是马帮过流沙河,踩着齐腿深的河水刚到河中央,突然,上游传来如雷轰响。正值汛期,一眨眼的工夫,河水就猛涨到一米多深,淹没了骡马的脊背。骡子都慌了神,任凭赶马人怎么吆喝,怎么鞭赶,也只在原地陀螺似的旋转。关键时刻,又是威尼嘶鸣一声,鬃毛飞扬。水花四溅,拼命朝对岸奔去。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骡子们跟着威尼迅速登上了岸,回头望时,河中央已是浊浪翻滚,一片汪洋。

  我被调进曼广弄寨马帮队时,威尼已牙口十八。人十八一朵花,马十八豆腐渣。它酱紫色的皮毛褪尽了光泽,鬃毛斑驳,脊梁凹陷,眼睛里不断分泌出浊黄的眼屎。它不仅模样憔悴衰老,腿力也不行了,别说驮沉重的货物,就是一架木制的空货鞍放在它背上,走路久了也会四腿打战。但召光甩仍舍不得让它退役。

  春天是马帮运输的繁忙季节,我们启程将一批景德镇瓷器送往勐捧。中途翻越嘎农山。这是一座喀斯特地貌的石山,地势十分险峻,俗称“鬼见愁”。

  召光甩牵着威尼走进“鬼见愁”,骡子们才战战兢兢地跟上来。威尼不愧是一匹富有经验的头马,神态安详,不急不躁,一步步顺着羊肠小道往前走。就在这时,突然路口刮来一股阴风,还混杂着一股浓烈的腥臭。我就跟在威尼身后,看得清清楚楚,它荒草般芜杂的鬃毛倏地竖直起来,耷拉在股间的尾巴刷地举平,马头嘣地弹高。显然,威尼发现了让它极度惊恐的危险,正要高声嘶鸣报警呢。它一嘶鸣,背后唯马首是瞻的三十多匹骡子肯定乱成一锅粥,掉头夺路奔逃,它们驮着又高又大的货鞍,别说掉头了,稍一转身,货鞍就会抵在绝壁上,不可避免地被弹出羊肠小道,摔下深渊。混乱中,还极有可能把夹在中间的几位赶马人也挤下悬崖去。马帮头召光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缰绳,勒紧辔嚼,强迫威尼将涌到舌尖的嘶鸣声咽了下去。

  “鬼见愁”出口处的茅草丛里,闪过一片斑斓。

  哦,前头有一只拦路虎!

  威尼扭着脖子,踢蹬前腿,出于一种本能的恐惧,竭力想转身退却。跟在后面的骡子们虽然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感受到某种威胁正在逼近,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扬鬃翘尾,惶惶四顾。

  召光甩用胳膊搂住马脖子,竭尽全力让它保持安静。“我的威尼,哦,我的老威尼,哦,我的好威尼,现在,只有你能救整个马帮了。你是一匹忠诚的好马,你知道你现在该怎么做。我只能指望你了,我的好威尼。”他附在威尼的耳边深情地说着。

  说也奇怪,老马威尼好像听得懂召光甩的话,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它垂下脑袋,凝视着地面,缓缓地重新昂起头来,神色坚毅沉稳,似乎还隐含着一丝无奈的悲哀。

  “去吧,我的好威尼。”召光甩在马屁股上轻轻拍了两掌。

  老马威尼眼睛一片潮湿,抖抖鬃毛,迈步向前。

  我不知道一个生命走向虎口走向深渊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只看见,老马威尼小跑着,没有嘶鸣,也没有拐弯,从容不迫地穿过“鬼见愁”路口那丛山茅草。惨惨阴风和那股浓烈的腥臭味,也尾随着老马威尼渐渐远去。

  整个马帮平安地通过了“鬼见愁”。走下山脊时,才听见远方传来虎的啸叫和马的悲鸣。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