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童年游戏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10-11   点击: 评论: 0

  看着今天的孩子,我总会生出一点儿怜悯。他们不光缺少玩儿的时间,就是玩儿起来也很可怜。他们和机器玩儿、和从来没活过的玩具动物玩儿。他们很少气喘吁吁,大笑大叫。他们经不起输,更谈不上输得颇有风度。人本来是应该和人玩儿的,和活物玩儿。电视屏幕上的动物,即使是叫人开心的唐老鸭,毕竟不给人以实物感。

  遥想我们小时候,那真是非常快乐。当一名上海弄堂里的“野蛮小鬼”,味道实在好极了。这会儿,眼看着许多颇有情趣的玩儿法即将失传,实在叫人非常痛心。

  那时,最基本的游戏是捉人,好人坏人(或称官兵强盗,不过这是书面语)。说起来倒是当坏人有趣,可以逃得背井离乡,鸡飞狗跳,什么样的黑暗肮脏的地方也敢钻进去爬出来。当好人实在很辛苦,遍地寻找坏人,鸡窝也要伸个头过去闻一闻。这种游戏通常总是闹得不欢而散。坏人逃得飞快,好人没法追上,便在后面独自耍起赖来。假如用一点儿计,便能将坏人赶进伏击圈。厮打挣扎是免不了的,但坏人的最终义务是举手投降,手臂后折,被好人神气活现地押回弄堂。有时候还要审上一审,强迫他供出同伙的隐匿所。这时,坏人往往成了叛徒(因为不成叛徒就没法玩儿了)。叛徒们个个兴高采烈,比好人更起劲地去捉拿自己的同党。这种游戏对精力过剩的孩子特别合适。

  文雅些的是打弹子。男孩的口袋里总有几个彩色玻璃球,随时随地地打起来,这是对“眼火”的考验。手上的准头好,便可一赢再赢,只是赢来的弹子上都是“麻皮”,很不光洁。打弹子时, 经常将手在泥地上搓一搓,不知是因为手汗还是为了运气。于是,这项运动成为所有的大人们深恶痛绝的不卫生的游戏。

  打弹子分两种,通常以击中对方为赢。另一种复杂些,叫做“眯老×洞”(童言无忌)。预先挖好若干小洞,然后一个洞一个洞地打,以首先进完所有的洞者为胜。其实,这是小型的高尔夫球。一旦放大了,由外国人玩儿,挥动着镶银的高尔夫球杆玩儿,身价就大不同了,要花多少万美元去当一个会员。可玩儿来玩儿去,不也就是进进洞么?

  更高级的是打康乐球,和今天的打台球比较接近。枪法准的可以将“排子”一枪光,手势潇洒。不过,这是需要花钱的游戏,不很普及。

  …………

  每隔一阵会出现新的玩儿法。打腻了弹子就弹橡皮筋,弹中为胜。用纸折成长条子,一二三四地在手里翻动,最后伸出食指中指两指在空中猛地夹住(有种玩儿法必须只叼住一张)。还有飞香烟牌子。香烟壳子也是好东西,红牡丹绿牡丹十分金贵。那时没有万宝路,否则可以值许多。在孩子的眼中没有废物,几段烂木头也是好东西,可以玩儿个半天一天。

  …………

  (摘自《感动心灵的散文》,有删节)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