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海盗”的感情,“谷歌”搜得到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10-11   点击: 评论: 0

  “我去年才从东北师大读完研究生,这学期校长让我从几个班主任临时调换班里挑一个,江湖传说你们班很热闹,我一想,年轻热闹点好,就翻了你们的牌子。”何谷言辞幽默,虽然被一部分人看成是执政前的讨好与恭维。谁料他继续说:“不过在我上任之前,校长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就知道自己肯定是选了一条不归路。”

  “就知道,老师都是一个样!”

  “呵呵,坏学生有谁瞧得起呢?”

  讲台下再次热闹起来,但何谷温和而掷地有声的话,还是声声入耳:“不过嘛,既然上了贼船,就做个快乐的海盗呗。我给你们保证,跟我混,以后就是咱海盗十四班的天下。”

  何谷的就职宣言多少还是获得了十四班的好感,毕竟,这是一个愿意融入我们,而不是居高临下的老师。不过,我们还是沿袭了多年的传统,给老师起了一个爱称,但相比之前的“灭绝”“螃蟹”和“薛姨妈”,何谷的爱称亲切了很多——“谷歌”。

  “谷歌就谷歌吧,有啥难题还可以来搜搜。”他笑着调侃。

  刚刚开学不久,我们对他的敌视就已然所剩无几,对于他为我们量身定做的规章制度,也是好奇多过反感。班规第一条,可以玩够了再学,也可以学累了就玩,但是,学不够专注者,一律取消周末集体玩的资格;玩不能按时到场者……嘿嘿,去搬水。班规第二条,可以早恋,但不可以出格,一旦成绩下降,直接请双方家长过来“商量婚事”。班规第三条,语文成绩前三,获得一次写情书的机会;数学成绩前三,获得一张迟到免死证;英语成绩前三,获得一张上课打瞌睡免死证;总成绩前三,获得一次旷课机会。没获得资格而写情书、迟到、打瞌睡、旷课者,必须为玷污了十四班的光辉形象而付出代价——跳舞。

  从那以后,十四班真的改头换面了:当别班的同学在题海中苦苦鏖战,我们已经威风凛凛地踏上了爬山的征程;当别班的同学为了期中考试一筹莫展,我们已经在操场上上演男生帅气踢球、女生卖力呐喊的盛况;当别班的同学在高考压力下举步维艰,我们班的成绩从倒数第一一路高歌猛进……

  我们只知道这些,但不知道的是何谷在同意我们各种“出格”行为后,在校长办公室的信誓旦旦,乃至拍桌子争吵与吹胡子瞪眼。

  人到高三,日子就莫名地快了起来。何谷稀里糊涂成为第一个可以当我们班主任超过半年的人,连校长都惊讶,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书生,竟然可以和传奇十四班相安无事地共存到高考。

  而且,没人会想到,曾经只能以团结一致攻击老师和众志成城对抗学校的十四班,在高考前的几次模拟中,让众人跌破眼镜地冲到了普通班的前列,甚至超过了个别重点班。

  然而,在高考前夕,当平日里安安静静的“好学生”开始欢呼与撕书泄愤时,顶着许久“坏学生”帽子的我们,都悄然无声地坐在教室里。

  ——等待何谷最后一堂班会课。

  那一天,那个不可欺凌、敢和校长叫板的男子,在嘱咐完他的答题技巧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得很整齐的稿纸,然后有板有眼地念起来了他为我们写的告别信。“作为一个英勇的海盗,有些矫情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反正就是一句话:常回家看看……”他一边念一边不自然地用手擦拭眼泪,又掩饰地去搔耳朵,然后哽咽地、硬生生地读完了他的信,连声告别语都没说,就径直朝门口走去。

  出身理科的他,经常说我们文科生“酸溜溜”,但那一次,他酸哭了我们每一个人。“你是最帅的海盗,我们一生的船长。”情书般的口号,响彻了整栋教学楼。

  (选自《知识窗》2015年第8期,有删节)

  心动感言

  甘做快乐海盗之语,蹲下身与学生平等相待之举,因材施教的独特之法,据理力争的大胆之为,声情并茂的告别之辞……在作者笔下,老师何谷形象丰满,个性鲜明。这种速写与侧面描写人物的方法值得考生借鉴。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