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鲜明对照,凸显特色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6-10-11   点击: 评论: 0

  【名家佳段】

  1.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母亲告诉我,闰土来了,我便飞跑的去看。他正在厨房里,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这可见他的父亲十分爱他,怕他死去,所以在神佛面前许下愿心,用圈子将他套住了。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

  这来的便是闰土。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闰土了。他身材增加了一倍;先前的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周围都肿得通红,这我知道,在海边种地的人,终日吹着海风,大抵是这样的。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节选自鲁迅《故乡》)

  2.我不懂得做菜,从小就不被要求做家事。吃完晚饭,筷子一丢,只要赶快潜回书桌,正襟危坐,摆出读书的姿态,妈妈就去洗碗了,爸爸就把留声机转小声了。背《古文观止》很重要,油米柴盐的事,母亲一肩挑。

  自己做了母亲,我却马上变成一个很能干的人。我变得很会“有效率”地做菜。我可以在十分钟内,给四个孩子——那是两个儿子加上他们不可分离的死党——端上颜色漂亮而且维他命加淀粉质全部到位的食物。然后把孩子塞进车里,一个送去踢足球,一个带去上游泳课。中间折到图书馆借一袋儿童绘本,冲到药房买一只幼儿温度计……

  (节选自龙应台《为谁》)

  3.子墨子见王,曰:“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

  王曰:“必为有窃疾矣。”

  子墨子曰:“荆之地方五千里,宋之地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宋所谓无雉兔鲋鱼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荆有长松文梓楠豫章,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臣以王吏之攻宋也,为与此同类。”

  (节选自《公输》)

  【借鉴点】

  对比,是把具有明显差异、矛盾和对立的双方安排在一起,进行对照比较的表现手法。这种手法可以突出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的对立,给人极鲜明的形象和极强烈的感受。在不同文体的文章中,对比的用法和作用也是不尽相同的。

  对比是把对立的意思或事物、或把事物的两个方面放在一起作比较,让读者在比较中分清好坏、辨别是非。写作中的对比手法,就是把事物、现象和过程中矛盾的双方,安置在一定条件下,使之集中在一个完整的艺术统一体中,形成相辅相成的比照和呼应关系。运用这种手法,有利于充分显示事物的矛盾,突出被表现事物的本质特征,加强文章的艺术效果和感染力。

  1.对比描写,刻画鲜明人物。记叙文和小说中描写人物时,经常用对比手法,把不同人物或者同一个人物在不同时期的变化加以比照,以突出某些特点。如《故乡》片段中,选取了对闰土两次的肖像描写,形成了鲜明对比。少年时代的闰土“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有着“红活圆实的手”,这是个朝气蓬勃、生机勃发、淳朴天真的孩子;到了中年以后,“他身材增加了一倍;先前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周围都肿得通红”,“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手“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在前后的对比中刻画出中年闰土受尽生活折磨,衰老、迟钝、麻木的神态,显示了闰土性格和精神的变化,给读者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2.把握主题,合理对比。在文章中,对比并不是可以随便运用的,要考虑到主题表达的需要。若通过对比,可以使文章主题更加突出,就可以运用;反之,则不能乱用。如龙应台《为谁》一文,表达的是母亲这一角色的奉献精神。文段运用对比手法,通过“我”小时候不会做菜和成为母亲后很能干,以及“我”照顾孩子时会很有效率地做菜等对比,说明了母亲对孩子无微不至的爱和对自己的忽略,从而表明了母亲这一角色的无私、伟大。母亲为了照顾孩子,可以把自己锻炼成一个无所不能的人,为了孩子全身心地付出,从来不求回报。

  3.对比论证,说理透彻。议论文中同样可以运用对比手法进行说理,把两种矛盾或对立的事物加以对照比较,从正反两方面进行说理,从而揭示事物的本质,使所阐述的事理更加深刻,更有说服力。如《公输》片段,墨子在和楚王的对话中,先用三个对比进行了一个假设——“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接着问:“此为何若人?”诱使楚王说出“必为有窃疾矣”。墨子随即又连用了颇有夸张意味的三个对比,采用夸饰的手法,极言楚国之富有与宋国之贫乏,既满足了楚王的虚荣心,又照应了上文的排比假设,使楚王意识到自己攻打宋国就像是那个“有窃疾“的人,从而陷入了自己所否定的圈子中而无话可说,只得说“善哉”了。

  【快乐仿写】

  1.松下幸之助是日本松下电器的老总,当年他也只是个贫穷的无业游民。屡次面试的失败并没有使他放弃,老板的多次考验更坚定了他的决心。松下幸之助的努力和诚意终于让老板感动了,他最终被聘用。一个年轻人去一家电器公司应聘,考试结果因为计算机的小故障使他“名落孙山”。这本是一件小事,可他却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从五楼跳下……树高千尺,因为它经受住了风雨的考验;船行万里,因为汹涌的波涛阻挡不了彼岸的召唤。人不也是一样的吗?没有一点点挫折拢起的坚强,心就会像水晶一般华丽而易碎。如水晶般易碎的一颗心能干出什么大事呢?

  (孙凯曼《勒着青藤成长》)

  2.车又停了,上来一位孕妇,挺着个大肚子。这时,车上已经满员了,孕妇一手抓着拉环,一手扶着后腰,艰难地站着。售票员看了看全车的人,大声说:“谁给这位大姐让个坐?”原本喧闹的车里顿时鸦雀无声,有人看书,有人戴着耳机听歌,有人看着车外发愣……我往后倚了倚,闭起眼睛养神。突然,我感觉身边一动,睁开眼,那位民工已站起身来,对孕妇说:“大妹子,你来俺这里坐吧,俺站会儿。”孕妇连声道谢,过来坐下。我突然感觉很不舒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抓挠着我的心。

  (苗文强《公交车上的故事》)

  3.两个村落,由一条又宽又急的大河阻隔在两岸。一个村落被上苍眷顾着,洋溢着幸福与安详。村民们快乐地生活在这个充满着鸟语花香的村庄,辛勤劳作,每一天过得充实而美好。另一个村落,则笼罩在战争的硝烟之中。他们被一些无端的纠纷缠绕,送走一场战争,又迎来一场新的战争。荒芜的土地被鲜血染红,连小鸟也不愿在此停留片刻。恐惧,失落,饥饿,疲惫……灾难接踵而至。

  (刘思佳《爱之桥》)

  4.走进新疆之前,它在我心中是一片荒漠。见到新疆才知道,它是一座美丽的殿堂……新疆是个干旱的地方,全世界著名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便栖息在那里。在去新疆之前,总是想象它那一望无际的样子,等看到才知道,它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辽阔。走进沙漠放眼望去,一座座沙堆上,满是细小的波浪似的小花纹。沙好软好软,掬一捧沙在手,它便顺着指缝像水一样轻柔地流淌下来。

  (任艳《走进新疆》)

  【片段升格】

  运用对比手法,最好能抓住特点细致对照。若只是粗略地对比,给人的印象难以深刻。如下面的片段:

  我的姐姐长得非常漂亮,并且学习也好。跟她相比,我简直平庸得让自己都觉得讨厌。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怨恨她,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出丑,可她却总是包容我,这让我感觉更加尴尬。

  这段文字,将“我”与姐姐从外貌、学习和彼此交往的态度等方面进行了对比,但对比过于宽泛,没有突出鲜明的特点。建议抓住需要对比的“点”,进行细致刻画,从而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修改如下:

  我的姐姐有一副天使般的面孔:小巧的瓜子脸,精致的鼻子,弯弯的眉毛下面,长长的睫毛衬着一双泉水般清澈的眼睛,还有红润柔嫩的唇和一头流苏般柔顺的黑发,活脱脱一个真人版的芭比娃娃。而且她还拥有令人艳羡的漂亮成绩,相比之下,我就像一只丑陋的麻雀,卑微,平凡,普通得不会占用别人一点视线。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怨恨她,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出丑,捉弄她。可她对于我的所作所为只是淡然一笑,然后默默地去收拾我所造成的烂摊子,并为我开脱,让我尴尬得无地自容。

  修改后的文段将“我”与姐姐从多个角度进行了细致刻画,明显可以看出写“我”实际是为了通过对比突出姐姐的漂亮和宽容,从而使姐姐这一人物形象典型突出。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