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习微信号
用微信扫描加好友

我在人情堆里这些年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7-04-08   点击: 评论: 0

  “窝里斗”让我胃出血
  28年前,我只身来到深圳创业。
  如果一定要给那段过往安一个题目,我想应该叫做《1983》。我在那年所经历过的那些兴奋、尝试,大起大落、大开大合,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过。
  然而现在回过头去看,对我而言,真正的挑战却在于处理与各色人等的人情关系。
  我第一次胃出血是在20世纪80年代,还在新疆当兵开汽车的时候,当时因为胃下垂出现了胃出血的情况。原本以为离开部队,工作强度相对减轻,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再出现。可到了深圳才发现,事与愿违。
  在深圳的头几年,我几乎每年都有一次胃部大出血,而起因都在人际关系上。不是和上面的人拉交情,就是和下面的人打交道。最常见的情况是骨干不合——这边有他无我,那边有我无他。而你必须做出选择,搞不好两个人全走。
  这样的处理方式无章可循、无逻辑可言,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夜夜睡不着觉,急!想着骨干要是都走了,企业还怎么发展?我一个人能干出点什么?“窝里斗”导致的最终结果是团队一盘散沙,而我必须要做的就是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
  今天看来,一个人活生生被气到胃出血或许更像是一句玩笑,但当时的情况确实如此。
  即便到了今天,我想起最初创业的那段依赖应酬的日子仍然心有余悸。这也直接导致我之后在打造万科的企业文化时,将简单、透明、规范确定为核心的文化理念。
  中国烟酒文化有毛病
  导致胃出血的原因当然不可能仅仅是因为遇到不如意的事情而动气。
  在中国人的人情观里,应酬是躲不开而且必须要过的一道坎。很多人习惯将其隐晦地表达成“一起吃个饭”,可真的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起吃个饭吗?
  做我们这行每天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应酬。我最怕的是酒桌上的应酬——一定要把你喝醉,一定要把你喝得钻到桌子底下,否则事情十有八九谈不成。
  最近,我正在计划制定这样一项制度:万科内部禁止酗酒。
  当然,你自己是酒鬼是另外一回事,那是你有病。我不愿意看到万科起来了,做出了优秀的产品,扩大了影响力,但我的中层干部、我的一线老总因为应酬,到了我这个年龄个个都患上肝硬化、肝囊肿。如果因为应酬不到位,万科和当地的官员、合作伙伴之间没有处理好关系,那我宁可这生意做不成。
  这是对生命最基本的尊重,酗酒除了对GDP有点贡献、对税收有点好处,对自身、对民族没有好处。
  烟酒不分家,饭桌上喝酒,茶桌上吸烟。经常有人送我一些烟酒作为礼物,旁边的人告诉我,这烟两千块钱一条。我觉得莫名其妙!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喝普洱茶,但你问我一般是喝贵的还是喝便宜的,我当然是喝比较便宜的。无论在谁面前,我的答案都只有这一个,因为问题很简单,就好比咱们喝可乐,是喝比较贵的可乐还是比较便宜的可乐?可乐是很好,但它撑死了也就是一种饮料。如果你把可乐做到两百块钱一听,绝对是脑子有毛病。
  中国现在就有这毛病,把烟做到两三千块钱一条,抽一根就是几十块钱,这不是莫名其妙是什么?
  我曾经行贿未遂
  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饭……做生意直来直去,靠产品来开展公平的竞争。
  任何人听到我这种想法要么当成一句玩笑,要么在心里暗自嘲讽我痴人说梦。的确,生意场上,交往应酬经常避无可避。我可以做到洁身自好,但与之相对应的是,我不去应酬,就得逼底下的人去应酬。
  真要想完全按照规定程序把事情办顺利,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几率比较小,尤其是在公司或者企业规模还比较小的时候。
  对于这些令我嗤之以鼻的事情,其实我也曾经尝试过。
  那还是在刚刚去深圳创业的时期。当时我需要车皮,考虑到批车皮的货运主任我之前不认识,想着买两条烟送过去,或许会少点麻烦。
  当时“三五”烟是十块钱一条,两条二十块。我让我的一个小伙计送到他家去。
  一个小时过后,小伙计把两条烟原封不动地拿了回来,说人家不要。
  小伙计回来,我对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批评:“让你挣两条烟你没这个能力,现在让你送两条烟你都送不出去!”说完,我又自己骑自行车拿着烟找到了那个货运主任。
  我把烟放在他家桌上。他看了一眼说:“你先回去。这事你明天让你伙计来也行,你自己来也行。”在我临走的时候,他还笑着朝我伸出了两个手指:“你知不知道现在计划外车皮的行情?一个车皮两百块钱。”
  我一夜没睡着,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计划外车皮需要两百块钱的好处费,而我买的两条烟才二十块钱,那我明天是不是得带着四百块钱去办事?
  没想到第二天到了之后,他二话没说就把事办了,一个钱字都没提。之后我才知道,因为我那时带着农民工买外贸的玉米,外贸卸货我都会帮着扛,那时他在外贸车站当货运主任,第一次看到一个城里人一点架子也没有,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帮帮我。
  “我手中的权力就是批车皮,你只要一次不超过十个,我随时给你批。”我后来把这件事写进了我的书里,取名叫“行贿未遂”。
  那一次的经历还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的钱权交易并非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这也导致“绝不行贿”成了万科今时今日的一条基本的办事原则。
  其实要做到不行贿比较容易,因为我可以不设这项支出。真正难做到的是不受贿,尤其是要保证你的部下不受贿。
  遇到这种情况,我坚决报警。可能表面上看来非常可惜,但只要你干过坏事就不要心存侥幸。一个人行贿一定会有一本账目,他在你的公司里受贿,在其他公司一定也受贿,事发后他都会有所交代。而你一旦受贿就等于是一辈子背上了债务,一说严打你立刻就紧张,担心自己的事情会被发现。
  求人在所难免
  当然,我很理解现在很多企业会因为很多原因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每个企业乃至每个人其实都是在不断的摸索中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
  我还记得万科开始进行企业文化改造的时候,我们参照香港的上市公司做了招股通函和公司章程。
  后来改造完成,钱也筹到了。当时在管理层内部就有过一次讨论:由于当时国内连《公司法》都还没有,一切办法和规定都是我们从香港照搬过来的,我们这样去做,会不会把手脚都捆死了?
  我当时就只有一个态度:如果未来依旧不规范,没有那一套你就玩不下去了,那我宁肯放弃这个企业,移民到国外做个二等公民,起码不用遇事就低三下四地去行贿。
  在当下,要想做到不求人是绝对不可能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坚决不要去触碰法律的底线。

[db:答案]

标签: 还没有标签呢 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和管理员联系删除

它也是很寂寞的

切换到移动网站